日月小说网

字:
关灯 护眼
日月小说网 > 炮灰假少爷在线养崽 > 第1章 第1章

第1章 第1章


“让我们欢迎医学院的苏思源教授给我们做科普演讲!”

辅导员话音刚落,公共教室里就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。

江翊文本来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,一听苏思源三个字立刻抬起头,眉头也下意识微微皱起。

苏思源其实在a大课不多,甚至都不常来学校,但他在a大非常有名。

原因无非只有两个,第一个是他长得特别帅,第二个就是他是苏家的人。

苏家是书香世家,家族里的每一个人都是高学历的知识分子,最重要的是苏家和本市的豪门章家有姻亲关系。

章家这一代的掌权人章君墨就是苏思源的姐姐,苏思君的独子,也正是因为他,章家的知名度现在越来越高。

因为他长得实在太好看了,是那种连娱乐圈的男顶流见了都要自卑的程度,而且不光是长相,人家浑身的气度也是无人能比的。

更何况,他还手段凌厉,杀伐果决,缔造过不少商业传奇。

但江翊文熟悉苏思源,却跟什么章家,章君墨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他是一个穿书者。

原书的主角受是江家的少爷,方初云,哦现在应该改叫江初云了。

书里的设定是江初云刚出生时被抱错了,到了去年才被认回来,而和他一起被抱错的那个假少爷自然就灰溜溜地被赶出了家门。

而江翊文,好死不死地就穿成了这个同名同姓的假少爷。

他刚穿来的时候刚巧赶上江家为江初云办欢迎宴,本来特意邀请了苏思源和章君墨,想让江初云和章君墨认识一下,看看能不能和章家拉拉关系什么的。

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,章君墨似乎只出现了一下就消失了,之后整场宴会再也没出现过。

这个江翊文倒不很在意,反正他也不认识什么章君墨。

他恨的是他那一大笔钱,就这么白白浪费了!

他找的那么大一个男公关,也!没!了!

而且还冤枉生了一个父不详的崽。

算了算了,江翊文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看在卷卷特别可爱的份儿上,不气了不气了。

心里想着不气,但江翊文盯着苏思源的眼神,却仿佛下一秒就要冒出火来。

都是这个人,弄个什么生子药,还好死不死让原主给听到了、偷到了。

虽说造孽的主要是原主,但苏思源这人也不能说毫无责任吧。

生子药这么重要的东西,怎么也得锁在实验室里吧,为什么那么容易就被偷到了?!

过分!

当时江翊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,连吃避孕药都来不及,于是他只能寄希望于苏思源说过的,生子药有没有效果得看对方的精子活性。

但凡稍微差一点,都无法生效。

后来的结果大家也都看到了——

卷卷现在已经九个月大了。

因为怀孕,江翊文迫于无奈拿了江家一笔钱,本来想打掉,但医生劝他不要,毕竟男人生子,一切都是未知的,搞不好就是个一尸两命。

江翊文回去想了三天,无奈地决定,不打了。

哪怕是死,也要多活七个月。

后来还算幸运,父子平安,卷卷看起来也和普通的孩子没有任何两样,很健康很活泼。

想到胖卷卷,江翊文眼神柔和了不少。

他来学校上课的时候,就把他托付给了邻居家的奶奶,奶奶在这里帮女儿照顾孩子,看江翊文一个人带着卷卷,有时候就会帮他一把。

江翊文特别感激,但人家不肯收红包,他就每天给人家买点水果和菜之类的。

奶奶的外孙女和卷卷差不多大,所以卷卷还很幸运地混了点母乳吃。

江翊文一边看着讲台上的人,一边在脑子里飞快地思索,压根没注意到苏思源已经瞥了他好几眼了。

苏思源也挺惊讶。

江逸明之前给他参与的项目投过钱,所以他和江逸明算是认识,去过江家几次,也跟他们谈起过项目的内容。

但后来药品被偷,再加上试验的时候出了点问题,这个项目就搁浅了,之后他和江逸明来往也就慢慢的少了。

更何况,他为了新项目,在国外整整忙了一年,现在这个科普演讲也是学院里去年就给他安排好的。

本来他都快忘了江家了,结果现在居然看到了江家以前的那个孩子。

好像是叫江翊文吧。

他一边说一边随意翻了一下手边的花名册,靠着拼音首字母,很快锁定了这个名字。

没记错。

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他总觉得这孩子看他的眼神,有些愤怒的意思在里面。

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对于这类演讲,苏思源就算是开小差开两个小时也能顺畅地讲完,等结束后,他给学生们做完答疑,江翊文早就离开了。

他笑了笑,摇摇头,本来还想着问问怎么回事呢。

江家抱错孩子的事他也是知道的,毕竟去年还去参加过另一个孩子的欢迎宴,不过他之所以对江翊文有印象,是因为他似乎也对那个项目很感兴趣,问了好多问题。

苏思源后来还想过,到学校后约他具体聊一聊,可惜后来太忙忘了。

他把讲台上的文件整理好,大步走出了阶梯教室。

但刚拐过弯就看到走廊尽头的江翊文。

苏思源走过去,微笑地喊了一声:“小文。”

江翊文似乎愣了一下,然后才笑了笑,礼貌道:“苏老师好。”

“挺久没见了,你最近还好吗?”

江翊文点点头,“我挺好的。”

苏思源也就没再多问,毕竟是学生的私事。

江翊文顿了顿,而后尽量不显山不露水地试探道:“苏老师,我听说您之前的项目,中断了?

苏思源表情未变,他是一个研究者,经手过无数的项目,对于项目搁浅这种事,会遗憾,但并不会太难受。

他不能透露太多,便含糊道:“因为一些原因,进行不下去了。”

江翊文不敢贸然告诉他自己成功了,他怕对方抓他去实验室做研究,但他又很想知道到底有没有副作用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问。

“苏老师,我记得您之前说过,那个药用了会有副作用,有具体研究过吗?”

苏思源表情郑重了些,他想了想才道:“具体的不好说,毕竟我们没有在人身上试过,但从小白鼠身上,大致有这几种。”

江翊文瞪大了眼睛,立刻竖起耳朵仔细听。

老师都喜欢求知欲旺盛的学生,苏思源看他这个认真的模样,笑了笑。

“可能会彻底变成孕体质,或者大大增加难产概率,严重的话一尸两命,这些在小白鼠身上都出现过,不过比较好的是,几个顺利生下来的后代,都是健康的。”

听到这里,江翊文悄悄松了口气,至少卷卷是健康的,他自己的话,反正到现在为止没什么问题,以后要是出问题……

那就以后再说吧。

他露出个灿烂的笑,“谢谢苏老师,那我不打扰您啦。”

话音刚落,手机就响了。

他之前给邻居家设置过特殊来电音,只要她们的电话响,就表示一定跟卷卷有关。

江翊文再也顾不上苏思源,赶紧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接通电话。

打电话的是邻居奶奶,老人家声音听起来似乎很着急:“小文啊,我下午有点急事……”

邻居奶奶的儿子那边似乎有点事,奶奶要赶过去,大约要在那边待几天。

江翊文点点头,赶紧道:“奶奶您忙您的,我正好下课了,一会儿就回家去接卷卷。”

又聊了几句才挂电话。

江翊文二话不说,饭都顾不上吃,赶紧回家。

他从江家离开后,也没去原主亲生父母家,毕竟原书里就说过,亲生父母非常舍不得一手养大的江初云,对他这个亲生儿子反而没什么感情。

更何况,他也不是原主,何必去淌这趟浑水呢。

原主在书里的结局可不好,想靠着怀上青梅竹马沈肆的孩子,留在沈家,留住荣华富贵,可惜最后竟成了个人人嫌弃的炮灰。

亲生父母得知后,本就对他不多的感情直接荡然无存。

原主因为吃了药却没有得到纾解,身体本就亏损得厉害,之后走投无路,从天堂掉落地狱,很快就一蹶不振了,最后的下场可以想见。

而与之相对应的,江初云却在欢迎宴上认识了章君墨,虽然没有和他发展出感情线,但因着几次和他同出同进,被媒体争相报道,连带着江家的知名度都大了起来。

看在章君墨的面子上,很多人都乐于向江家表达善意,其中不乏一些企业和投资商。

江家的公司自然也就蒸蒸日上了。

因此,江家认定了江初云是江家的福星,恨不得把他捧在手掌心宠,对于那个败坏风气的养子,自然就更看不上了。

江翊文挂断电话才发现,苏思源一直站在他旁边,没走。

这会儿见他说完,还关切地问了一句:“怎么回事?”

江翊文正头痛呢,一看这位“罪魁祸首”便心生一计。

“苏老师,您下午还有事吗?”

苏思源想了一下才道:“回办公室写论文。”

江翊文心说正好,左右他只剩一节课了,正好是卷卷午睡的时间。

“苏老师,您可以帮我带会儿孩子吗?”

苏思源:“……”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